“让学生做干女儿叫爸爸”,不妥

来源: 新京报 2020-11-20 09:30:22 我来说说 阅读
  师生之间,也该守“亲清”之道,而不能“亲而不清”。

  西安高校回应系领导被指性骚扰致女生自杀:曾在校认干女儿 被作为反面案例。

  这两天,西安音乐学院一系领导被指性骚扰女生致其自杀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据女生家长实名举报,该校钢琴系原书记梁某性骚扰自己女儿,致其抑郁,2018年12月22日在校外的出租屋留下一份遗书后自缢身亡。女生母亲称,女儿在遗书中写道,梁某曾让她叫其爸爸,并经常对她动手动脚;此外,女儿专业课考试前,梁某曾向他们索贿12万元。 新京报记者从该校相关人士处获悉,梁某平时喜欢和女生开玩笑,和学生没有把握好分寸和距离;他在学校认干女儿一事基本属实。2019年4月,学校已暂停梁某担任的系党总书记一职,也曾在学校举办的会议把梁某作为反例,敦促教师引以为戒,加强师风建设。目前陕西省纪委已对此事立案调查。

  在学校认干女儿,有违教师伦理近年来,校园性骚扰的话题备受社会关注,这也倒推着高校反性骚扰制度的完善。在此背景下,有必要对典型个案加以解剖,汲取经验教训。就这起个案而言,涉事教师到底有无违法违规行为,调查已经介入,公众不妨给真相一点时间,不宜偏听。但从已知的确切信息看,至少有几点可确认:女孩抑郁自杀,去世后留下了指控梁某性骚扰的遗书和聊天记录;梁某有师风问题,无论是在学校认干女儿还是校方将他作为反面教材,都印证了这点。身为系领导,认本系女学生为干女儿,还让她叫自己“爸爸”,这显然超出了正常的师生关系伦理。有人将新型师生关系内涵归结为:民主平等、尊师爱生、和谐相融、教学相长、共创共乐。某种程度上,师生关系也要恪守“亲清”之道——既要“亲”也要“清”。“亲清”之道,对应的是师生关系的分寸。“亲而不清”,说明逾越了本该有的边界。考虑到系领导的权限辐射面与对学生学业等方面的影响,认学生做干女儿,就算不是裹挟意志,那也可能影响院系内资源分配的公正性。鉴于此,该校暂停梁某的书记职务,还以他为反例强化师风建设,确实来得很有必要。已经公布的学生遗书还提到,梁某经常炫耀有八九个“干女儿”,还有让学生坐其大腿上,对学生进行搂抱、亲脸等行为。若这些属实,那恐怕就不只是“没有把握好分寸和距离”这么简单了,已涉嫌猥亵。当教师特别是校领导不守“亲清”的边界,那就很可能滑向违纪违法的一端:除了性骚扰的指证外,家长方面还举报梁某在女儿报考该校过程中向他们家前后索要了十六万七千元。这是否属实,显然也需要查清。

  公正查处个案才能更好地健全反性骚扰长效机制涉事女生是2018年底自缢,按校方相关人士说法,2019年初接到家属举报后,就由纪委牵头成立调查组并将情况向上纪部门汇报。从对梁某进行处理和列为反例看,校方应该是有查出些眉目的。那事情过去一年多了,现在调查进行到哪一步了?学生遗书中所述的情况是否属实,或者哪些不属实?梁某原来的职责范畴中就包括师风师德建设、学生安全等,他自己做出“让学生做干女儿叫爸爸”之类的行为,是否反映了监督约束不够?针对这些疑问,有关方面多些回应。从网友爆料来看,该女生父母最近多次举着贴有女儿照片和遗书的牌子,到校门口抗议学校对此事拖延推诿。若这不假,那校方的办事效率和处置方式妥当与否,也该进入调查视线。毋庸讳言,近年来,随着社会能见度的提升,高校师风师德问题时有曝出,教育部门对此也高度重视,不断建章立制强化治理。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指望毕其功于一役。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高校高度重视一个个具体个案的查处,态度鲜明,绝不手软,这样才能为健全反性骚扰长效机制打下坚实基础。希望此事能尽早得到妥善解决,给急需答案的人以答案,别让个案处置失当衍生出次生舆情,别让反性骚扰的共识在“该严肃处理却不严肃处理”中被消解。